河南投资担保业乱象严重 信用危局下挤兑潮隐现

2020-10-22 20:20:53 作者:admin 来源:华夏时报 浏览次数:0

继今年郑州诚泰事件、洛阳盛归来事件之后,河南投资担保业非法集资、高息吸储、违规放贷、超额担保、关联担保等乱象依然严重,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9月17日,河南圣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(下称“圣沃担保”)资金链断裂引发河南担保业危机开始发酵,并出现一定范围的挤兑现象。在担保公司聚集较多的郑州财富广场、华悦时间广场、国贸大厦及招商银行大厦等高档写字楼内,均出现投资者到担保公司追要理财款项的情况,而投资担保公司则采用续签借款协议或拖延还本付息的办法应对。

10月18日下午,郑州市相关部门发布了《严肃查处圣沃公司事件》的通报,针对河南圣沃担保出现投资利息不能按时兑付问题,郑州市公安部门已成立专案组,控制了相关嫌疑人,并提醒投资者要通过正规渠道进行投资,防范投资风险。

圣沃投资东窗事发

从高息融资到无力回款,一个看似普通的担保公司引发了河南担保业的信任危机。从2011年9月中旬开始,圣沃担保未能按时兑付本息、资金链告急的消息在投资者中不胫而走。随后众多投资者到圣沃担保公司追要理财款项,而圣沃担保则对投资者采取拖延的办法,最终发生挤兑并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
据了解,河南圣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9月1日,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,注册地址为郑州市金水路299号浦发国际金融中心,公司负责人为于兆筠和王雨,两人为母女关系。

一个成立仅一年时间的担保公司为什么能如此吸引投资者呢?投资者王某告诉记者:“圣沃能吸引我们到他们公司投资理财,纯粹就是高息揽储,月息2分是起步,最高可能达到月息6分。”

据记者了解,圣沃担保涉及投资者理财款项达到10多亿元。高息揽储而来的资金经过圣沃担保后,又以更高的贷款利息放贷给需要资金的企业。据了解,贷款者多为郑州、洛阳等地的房地产企业,另外一部分资金还流向了河南当地三家知名企业。

10月13日,投资者聚集到一起商讨维权事宜,其间投资者代表曾电话联系圣沃担保负责人王雨,王雨在电话中告诉投资者:“我接到监管部门通知,公司要把全部理财客户的相关资料统计出来后交到监管部门,如果这样的话,我是可以解脱了,大家就不用和我闹了,我就可以撒手不管;如果你们对圣沃抱有希望的话,如果你们的钱不想像诚泰事件一样遥遥无期的话,就相信我,我们最晚一批回款是明年2月份;如果政府一旦介入,钱什么时间能兑付我也不知道了。”

随后,投资者代表多次寻找负责人于兆筠和王雨母女,再也没有联系上两人,记者也多次拨打两人电话,均未联系上。

对于这种现象,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宋向清表示:“民间借贷构筑的维持其苟延残喘式的金字塔客户源,只有通过吸纳更多的客户理财资金来归还到期的本金和利息,总有一天,后面的客户新注入资金无法维系前面到期的本金和利息,非法借贷经营者的资金链条必然断裂。”

担保隐现挤兑潮

担保公司发生挤兑的同时,各类以“投资公司”、“投资咨询公司”命名的“准担保机构”,也在从事民间融资担保业务的同时发生信任危机。

在90%为投资担保性质公司租用的郑州英协路华悦时间广场,记者看到大门外聚集着大批前来追要理财款的投资者,该写字楼内的多家投资担保公司出现挤兑现象。

10月18日下午,在华悦时间广场17层,河南宝银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宝银投资”)办公室内众多投资者在追要理财款,而公司内除了前来维护秩序的警方人员外,仅有两名前台工作人员在上班。

宝银投资在公开信中称:公司的投资业务和实业项目都得到了快速扩张和良性发展,近期收购了位于深圳的一家韩资企业,并书面保证公司董事长停止一切出差,每天在公司正常上下班,直至客户疑虑消除,并建议投资者续签担保合同。

在宝银投资等待消息的刘某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:“我是9月16日签订的合同,借款期限为32天,现在到期了来这里回款,却找不到他们公司的经理和负责人了,现在也没有人管,这都是我和老伴的养老钱!”刘某出示的借款合同上显示,该理财款在宝银投资的担保下,借给了一位名字叫张鑫的个人。而刘某表示在签订合同的时候,他根本就没有见到张鑫本人,理财款也是直接打到了宝银投资的账号。

据记者了解,河南宝银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18日,注册资金3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为谢国银,谢国银还是鹿邑县东方刷料制品有限公司、河南弘华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、河南金砖投资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法人代表。

10月19日早上,约好再次到宝银投资等待兑付的投资者发现,公司办公室内已经空无一人,大门已经被紧紧锁住。

一位同在该写字楼内办公的担保公司经理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:“目前郑州无论是投资公司还是投资担保公司,只要牵涉民间高息揽储行为的,六成以上的公司出现挤兑问题,由于多数不能及时回款,所以只能让投资者多等待些时间,以后发展究竟会怎样,谁心里也没底。”

违规担保前赴后继

在发生挤兑的同时,一部分公司仍然从事着违规担保且高息揽储行为。在华悦时间广场15层,一位投资者提供给记者的借款合同上显示,该合同借款人为中铁北部湾新明工程建设公司,担保人为河南新明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新明投资”)。

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中铁北部湾新明工程建设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10日,注册地为石家庄市,但其实际办公地址却在郑州,与新明投资为同一地址,且两公司法人代表均为金新明。

同样的现象还发生在郑州华珠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珠投资”)。一位知情人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:“河南省海奥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原来曾向河南多家担保公司融资,后来为了自己融资方便就成立了华珠投资,后来又成立了漯河市海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其实这三家公司均是关联企业。”

在河南省海奥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上记者发现,其公布的办公地址为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内环路11号楼2幢10层1005号,而华珠投资注册地址也是上述同一地址。


“我在华珠投资的理财款,借款合同上的借款人为漯河市海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担保人为华珠投资和河南省海奥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投资者的理财款项转来转去,还是落在了他们自己内部。”不愿具名的投资者气愤地告诉记者。

经过统计,在接受记者调查的投资者中,有六成以上投资者并不具备理财条件,其中不乏依靠房贷按揭、信用卡套现、养老金等来投资理财的投资者。

10月18日,记者向河南省工信厅反映了暗访过的投资担保企业存在民间借贷、高息揽储的问题。河南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河南省在2011年7月28日出台《河南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》后,严格要求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、业务范围、联系监管、风险防控,只要查实存在违规问题,一定依法严肃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