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华落尽,时光祭雨(一)_3000字,繁华落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
  妖媚如她,微微散乱的银白色长发在风的亲吻中轻轻飘飞着,黑色的lotoco鸭舌帽下,是齐齐的血红色刘海,脖子上的刺青若隐若现,银色的十字架闪着幽暗的金属光泽,白色格子衬衫的衣角打了个简单的黑色蝴蝶结,外套一件藏青色夹克,没有多余的缀饰,黑色的levi's牛仔裤,黑红色格子混搭的高帆布鞋随意而又显得独特和时尚,全身是无尽的妖冶与神秘脱俗。

  邪恶如她,深紫色的发丝显得神秘与妖娆,黑色的墨镜散发着独特高冷的气息,雪白的脖颈上是当下最流行的麻绳项链,衬托出她的叛逆与淡漠。黑色的棉衬衫上没有任何的图案,一切都是那样随意与自然,亚麻色的磨砂超短牛仔裤显露出放荡不羁,一双纯黑色的内增高长靴,涂满紫色亮片口红的薄唇充满邪魅的气息。

  北冥浅离一进校门就虏获了无数少年少女的芳心,还很幸运的接住了一个深情的飞吻,倒是一边的风冥苏瑾悠哉悠哉地拿着apple玩着魔兽世界。浅离很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副黑框眼镜,万分不情愿地戴上。苏瑾困惑地瞥了她一眼:“你一向都是上课时才戴眼镜的,怎么,度数加深了?”

  “别乌鸦嘴,”北冥浅离狠狠地翻了个白眼,随之,又是欠扁的口气,“哎,魅力实在太大了,戴一副略显老土的眼镜才能使我的美丽含蓄些。不然我可不想一直看着这些小朋友抛飞吻。”

  风冥苏瑾叹了口气,哎,这层漂亮温婉的外表骗了多少无知的少男少女呀!她无可奈何地拿出纯黑色的蛇纹面具,用它替换了墨镜。蛇纹面具充满了邪恶与黑暗,暗色的纹更是妖孽与邪魅气息的结合体。北冥浅离看见她的举动,也心领神会地把帽檐拉低,缓缓道:“千万不能被她发现我们回来了,我可不想再被她逼着吃棒棒糖了。”

  远处的柱子旁边靠着一个少女,嘴里含着棒棒糖,一看就是深资的吃货。微微卷曲金黄色长发如阳光般灿烂,那样柔顺地一直倾泻至腰际,令人着迷的金黄色美瞳里,满是恶作剧的意味,樱花般细腻柔软的唇瓣,娇小而高贵得令人臣服,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,穿着耐克的白色带天蓝色花边的运动衫,一条水蓝色的及膝短裙,此刻,她正张着大眼睛,望着来来往往的学生,似乎在等人。

  风冥苏瑾咳嗽了几声,往少女的方向望去,然后给了北冥浅离一个眼神。

  北冥浅离立刻背上挎包,飞快地跑向楼梯口。她从一年级起就是体育委员了,跑起步来一阵风。靠在柱子旁边的令狐黎昔早就察觉到了,虽然我追不上你,但是我有办法让你停下来哟!令狐黎昔拢了拢被风吹乱的秀发,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浓:“喂,前面那个晚上睡觉穿着依兰花小熊睡裙,收集了许多卡通的咖啡杯,在自己家里喝咖啡时喜欢用樱桃小丸子咖啡杯,有小仓鼠枕头、寿丝猫枕头的女生,给我停下来!”

  北冥浅离的头上拉下三条黑线,停住了脚步。要是让学校里的那群花痴草痴知道,传说中冰冷淡漠的伟大学生会副主席居然是卡通族,不笑死也会气死啊!

  令狐黎昔笑得花枝乱颤,继续用特贱的口气说:“好吧,那我们再聊聊hellokitty的水晶杯,或者是席梦思大床上的泰迪熊、布偶猫好吗?”

  北冥浅离彻底被打败了,她一头黑线地转过来,恶狠狠地瞪着令狐黎昔:“大姐,你这是要玩死我呀?”

  令狐黎昔丝完全无视她的不满,一脸怜惜地捏捏她的脸:“去巴黎一趟,你瘦了好多呀!来,快补补!蛋糕、棒棒糖、冰淇淋、肉丝面包都是给你的啦!诶,阿瑾呢,我还有薯条和彩虹糖给她呢!”

  呃,风冥苏瑾早跑了好不好?

  等自己可怜的小脸蛋被令狐黎昔揉完之后,北冥浅离抱着一大堆零食走到高二三班的教室门口。腾不出手来开门哇,用脚行吗?随便啦!北冥浅离一脚踹开门,正好对上了讲台上逊木老师无奈的眼神,逊木老师拿出随身携带的毛巾擦了擦冷汗:“北,不,冷同学,你就不能温柔点吗?这已经是被你踹坏的第三十八个门了!”逊木老师遇上这么个奇葩的学生,想到自己还要被校长苦口婆心地教育一番,实在是欲哭无泪呀!

  北冥浅离翻了个白眼:“我一直是这样的。”

  逊木老师忍住要吐血的冲动,一本正经地开始大喷口水:“众所周知,我们莫里思学院是玛利亚学园的骄傲,这里习气良好,团结友爱,草木茂盛,繁华似锦,是贵族学院中的战斗机,大家说是不是呀?”

  全班同学都不耐烦地吼起来了:“说重点!”

  逊木老师再次掏出毛巾擦了擦汗,委屈地说:“当个老师难呀!同学们,得尊敬老师啊!”当全班又要爆发时,逊木老师换上了自己的招牌笑容:“是这样的,有三个新来的同学转到我们班上,大家鼓掌欢迎一下!”早说嘛,一句话就能交代完的事,让你来说得废话半天!

  三位气质各异的美女走了进来。

  “亲爱的欧巴们,你们好呀!我是章含蕾!”领头的是一个清清爽爽的美女,魔鬼般的身材,优雅曼妙的曲线,立即人气爆满!

  接着走出的是典雅端庄的美人,妩媚的柳眉,卷翘的睫毛,一条贵重的紫色丝绒短裙,身上是大家闺秀的气质,无比高贵。“裴家,裴茉遥,希望与大家成为朋友。”

  最后是一个淡雅而恬静的女孩,与前面两位不同,她身上是无限如山水般清秀温婉的美。一头柔顺的亚麻色微卷短发,斜斜的蓝色刘海是邻家女孩般的清新乖巧,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清纯的亮光,却又满含着忧郁,脖子上蓝色的小铃铛摇曳着一派的天真,穿着藕荷色的棉外套,里面是一件酒红色的格子衬衫,领口镶着淡雅的荷叶边,黑白相间的领带,白色碎花及膝短裙是乡下女孩一样的质朴与自然,一双简约的红格子布鞋,文静的她,恬雅的她,忧郁的她,浑身有一股小野花般坚强勇敢、不畏风霜的气质。

  北冥浅离撕开棒棒糖,看着前两位像走秀一样风情万众地走进来,当她看到第三位少女时,她绽开了一个异常绚烂的微笑。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绝美的容颜,但是没有人发现,她的眼中闪着泪光。也没有人听到她轻轻的呢喃:你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五年级:林忻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