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就是风景_绝壁清洁工作文1500字,最美的风景清洁工作文600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
记得一次去的是华山,去追求那泼墨般的山水景致。

沿着华山石阶,拽着泛着红斑却湿滑的铁链,顶着微凉的风,我向上登去。右边是黄白的、零星缀着地衣的岩石,而左边则是数百米深的斜崖。远远地望着对面的山倚天拔地,四面如削,好似一块块硕大无比的天石拼接、叠插而成。坚劲的树木像绿绸带般,绕盘成一串串翡翠珠链,像表彰英雄一般,挂在这山峰上,繁多、华丽,却不碍眼。薄雾渐渐浓密,随着微风,灵活地穿梭在山中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山涧中时而的鸟鸣,时而从云雾中露面的太阳,无疑都给华山这风景填上神秘、敬畏的色彩。

许久,我终于来到了一个缆车站。随着缆车前往顶峰的最后一段路。在缆车上,华山大部分的景色都尽揽眼底。随着缆车的升高,下面登山线路的人也多了,因为这里是华山标志性的风景处。我拿起相机,推进焦距,却发现登山步道下面的山崖上有许多与这山水极不相衬的事物。凑到缆车窗边,仔细看竟是垃圾。多好的风景,竟被这些人为的错误毁于一旦!

一时间,我兴致全无。

下了缆车,再沿着索道向顶峰步去,在路程的中段,我看到了他。他站在索道的护栏外,披着耀眼的红色马褂,带着一顶满是划痕的黄色安全帽,一边扣着绳索,一边听搭档说话。紧接着,他扣上安全帽,用那粗糙黝黑的手拽了一下绳子,确认无误后,拿起放在脚下破旧的麻袋和麻布手套。他一转身,拽着绳子,抵着石壁就向下降去。我靠着栅栏,向前探出身子,在一旁看着。

他,顶上是蔚蓝的陕西的天,身边、身下是如水墨画的华山。此时风景如画。

这时早已过了两点,一天中最热的时刻,阳光在这米黄的岩面上反射后更加灼眼。我半眯着,只见他右手拉住钢丝绳,左手扶推着崖壁,一蹬一荡地垂降到一处石缝间。他用左手扒住凸出的一块石页,左膝曲着、抵着石壁。用右手娴熟地拉开身背后的麻袋,从里面提出一把木夹。他再用右手拿着木夹的末端,松开左手,靠着重力用右肩抵在石缝之间,同时立马把钳子伸入石缝里,用力一扯,竟扯出半麻袋之多的垃圾。

毒辣的太阳炙烤着每一个人,我虽在一旁看着,可汗早已渗透半件衣裳。可没完,他还继续向下降,大约降了十多米,我在上面也只能勉强看见他。在崖下,一个白色的大塑料袋挂在了崖壁上的松树树梢上。因为树是向斜外长的,钳子和手都够不到,于是他降到比树梢略高的位置,双腿一曲,用力一蹬,人就向外荡去,他在荡过去的同时伸手抓那袋子,可第一次尝试仅仅只碰到了树梢。他稳定好,又蹬了一次,用力过度了,他从树边擦过,清楚看见他的手臂被那树枝狠狠地划了一下。接着他又荡了一下,又一次失败了。他像非洲淘金人渴望黄金一般,屡次尝试、失败而归,却总不放弃。这时,山上刮起了丝丝微风,终给人些许凉意。他又拿出夹子,再用力一蹬,用夹子一挑,那塑料袋被他挑到他的正上方,他立马稳在崖壁上,伸出双手,像久逢甘露般,喜不自胜地高举着,手指渴望地向上抓着,他想早一点抓住上方飘落的塑料袋。可偏偏这时,早已热坏了的我感到了一阵凉风,我慌忙向下看,那个塑料袋从他身边甩过,坠下山崖......

午后的太阳把那无尽的金黄抖落到这华山上,栅栏上一条条的福绳,在风中飘摇。阳光透过树叶,再投在他的衣上,他将阳光披在了身上,在崖壁上格外耀眼。他看着向下飘落的垃圾袋,我隐约听到不知来自像我这样的看客、还是他的叹息。他静静地望着那袋子飘到下方的山沟里,就吊在山崖上静静地看着,直到那袋子落到沟下。他摆正了帽子,收起夹子,把麻袋拉到腰后,拉了拉绳子。正当我们这群看客觉得这绝壁守卫者要上来时,一句洪亮的、杂着陕西口音的话,冲上山峰:“放绳下沟!”

周围的快门声,连成一串,记录下这最令人尊敬、令人感动、令人敬畏的风景。